「大庆信息港房产」雨润破产重组:创始人回归未能获救,重组党的意图开始显现

股票资讯

2019年1月22日,雨润集团创始人朱在长期被监视居住后重返公司,但两年后,雨润集团仍未能逃脱破产重组的命运。日前有消息称,雨润集团重组取得进展,北京普陀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陀投资”)提出重组方案,但普陀投资能否承担起行业重任,还有待观察。

雨润自救失败

2020年10月底,雨润集团*圣上中旗下两家上市公司(600280。SH)和雨润食品()分别发布公告,称雨润控股面临流动性问题,已向南京中院申请重组,以妥善解决债务,保护债权人利益,这也被认为是雨润在朱回归后未能自救。

2011年之前,雨润集团达到巅峰,从雨润食品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WIND数据显示,雨润食品2011年的总营业收入为323.6亿港元,但自此以后,雨润食品的业绩一路下滑。截至2018年,雨润食品的总营业收入仅为127.5亿港元,净利润自2015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我们一般通过经销商与雨润合作,但是雨润的销量在整体市场中所占的比重很小,因为它的竞争对手双汇很强,所以雨润的表现不是很好。”一位超市连锁店经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据雨润官网:“食品是雨润的主导产业之一,‘食品行业是道德行业’。这是雨润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朱先生在创业之初提出的核心经营理念。”但2015年,朱被检察院监视,导致雨润融资环境进一步恶化。2016年3月,南京雨润食品公司拖欠2015年第一笔融资融券,也拉开了雨润财务困境的序幕。

2019年初,朱正式回归后,外界认为创始人的回归有望成为雨润的中坚力量。朱回归后,还推动了一系列调整,包括对公司管理层、雨润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的调整。包括执行董事在内的许多“老部长”退席,朱的女儿被推到前台;并在公司内部推广反腐措施。

从雨润食品的业绩来看,2019年雨润食品的营收为153.2亿港元,同比增长20%,净利润亏损39.4亿港元,同比下降17.2%,也是近五年来增幅最大的一次。但到了2019年年报,雨润食品已经资不抵债;据悉,雨润集团整体债务规模超过700亿元。

根据田玉娥的信息,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有62个法院公告,215个法律诉讼,8个消费限制令,5个失信信息,188个司法协助信息,63个立案信息……这些都是雨润的风险信息。

作为最后的手段,*圣上中开始出售资产来偿还债务。2021年1月6日,圣上中宣布,其全资子公司将把该百货商店的店铺和部分楼层出售给江苏宿迁的一家国有企业,以偿还债务,总额约为3.05亿元。

在巨额债务的压力下,朱的努力收效甚微。

谁会接受这个提议

2017年底,上一轮资金危机期间,雨润集团一度被说是被苏敏投资收购,但未能实现。

目前,雨润集团已进入破产重组。2021年10月底宣布后,没有宣布新的进展。

据悉,普陀投资最近正式提交了作为雨润集团重组投资方的申请函,并提出了“产业资本+金融资本”的重组方案,指出普陀投资早在2016年就与雨润集团有过接触。

对此,第一财经记者于1月29日晚致电几名雨润管理人员,但大部分手机无人接听、无人按下。

在之前的雨润资本危机中,普陀投资并没有被公开提及。

从官网内容来看,普陀成立于2008年,旗下基金管理公司是首个专注于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业务,为企业提供投融资支持,提供重组、并购、上市策划等投行服务的专业投资管理机构。普陀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国有企业混业改革的战略方向。普陀引领了AVIC、华电等大型央企下属企业的混业改革和大型民营企业的投资合作,控股/控股企业资产达数千亿元。

但在以往的投资业绩中,普陀公司完成并实施了央企与地方大型国企的混合投资,包括:根据对华电集团子公司的投资计划,一期完成华电新疆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资本投资30亿元;完成AVIC国际20亿元股权投资基金项目及二期增资;与AVIC国际合作,完成高铁座椅龙头企业M&A项目15亿元。但并未提及普陀投资是否有数百亿规模的破产重组先例。

chansons Capital执行董事沈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现有公开信息来看,普陀透露了“产业+金融”的重组计划方向,但没有透露更多细节;另一方面,目前国家有关部门一直在要求央企退出非主营业务投资。如果要引进央企参与一家肉制品企业的破产重组,需要进一步考虑背后的商业逻辑。


以上就是大庆信息港房产雨润破产重组:创始人回归未能获救,重组党的意图开始显现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永强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