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营销主持稿」世纪爆炸案的最大受害者:野村是如何为自己挖到深坑的

股票资讯

跑得慢的野村成了比尔·黄家族基金太虚资本爆发的最大输家。

野村证券最近表示,其因此遭受的损失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随后,其评级被华尔街投资银行下调。野村作为一家世界知名的投资银行,一定有着极其成熟的风险控制体系,那么它是如何落入太古宙大坑的呢?

10年前,由Bill Hwang管理的基金被称为老虎亚洲管理。但当时被美国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和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调查数只股票的内幕交易。

2012年,比尔·黄关闭了该基金。其实野村当时和他是有合作关系的。

在关闭老虎亚洲管理后,比尔·黄开始了他的家庭基金“阿奇戈斯资本”。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野村证券和其他投资银行一样,最初没有恢复与比尔·黄(Bill Hwang)的联系。

但野村后来发现,Bill Hwang对美亚科技股和媒体股的胃口很大,带来了很大的商机。

路透社援引野村一名前员工的话说,野村认为,比尔·黄(Bill Hwang)已经为自己之前的错误支付了罚款,法律纠纷已经解决,家族办公室是他的全新业务,因此他改变了态度。

据消息人士称,野村驻东京的高管花了很长时间才批准与比尔·黄(Bill Hwang)恢复接触,直到2016年。之后,阿奇戈斯资本迅速成为野村美国业务的前10大客户之一。

低调的比尔·黄/图片-1/在媒体报道中,比尔·黄是一个低调而有礼貌的形象。他结婚生子,生活并不奢侈。

他住在纽约郊区的一栋房子里,现在价值310万美元。相对于其他很多亿万富翁和对冲基金的经历,这种房子只是一个小故事。

但是和他一生中低调的短篇小说相比,他在资本市场上是一个不一样的形象。

路透社援引一位熟知他的对冲基金投资者的话说,比尔·黄(Bill Hwang)在投资方面“非常激进”,愿意做极其大胆的事情。

该报告援引三名知情人士的话说,黄禹锡自己的家族基金只有大约100亿美元的资产,但他通过杠杆交易的头寸超过了500亿美元。

比尔·黄通过这些交易获得了惊人的回报,也给合作投资银行带来了巨额利润。于是他利用自己大客户的身份,要求合作投行降低对他的抵押品要求。

面对这种能带来暴利的大客户,华尔街投行之间的竞争异常激烈。如果能拿下Bill Hwang,无疑会在挑战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成为顶级主券商方面得到很多帮助。

这其中就包括野村证券(Nomura),该公司目前在Preqin主要券商的排名中位列第23位。

在决定与比尔·黄(Bill Hwang)合作后,野村迅速扩大了与他的合作范围,并将其视为吸引其他美国对冲基金的重要策略。

路透社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话说,在过去的四五年里,随着野村希望在美国市场获得更大份额,两国之间的合作已经全面展开。

在比尔·黄(Bill Hwang)打破立场后,彭博社(Bloomberg)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与阿奇戈斯(Archegos)相关的几家全球投资银行聚集在一个仓促安排的电话会议上,讨论如何限制他未能押注维亚康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ViacomCBS)等股票造成的市场影响,以及如何有序解决有问题的交易。

如果他们想防止银行遭受巨大损失,防止市场连锁反应,他们需要迅速联手。但是这个努力失败了。第二天早上,每个人都开始走自己的路。

谈判结束后,有人怀疑瑞士信贷没有完全承诺冻结销售。高盛的竞争对手听说高盛计划出售部分头寸,表面上是为了帮助阿奇戈斯,很不高兴。摩根士丹利开始通过大宗交易吸引公众注意力。

很难说是谁先打破了秩序,但当高盛开始“拉皮条”,向全球投资者出售数十亿美元的阿奇戈斯相关股票时,“闸门”打开了。野村和瑞士信贷是最大的冤大头,因为它们的行动最慢。

本文来自华尔街,欢迎下载APP看更多


以上就是会议营销主持稿世纪爆炸案的最大受害者:野村是如何为自己挖到深坑的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永强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