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使对冲基金的美国“韭菜”背后:窃取概念的“民粹主义起义” 产能利用率

股票资讯

最近几天,市场一直在热烈讨论一个消息,即年轻的美股散户投资者正举着游戏零售商GameStop(简称GME)和华尔街相互争斗。通过联合购买看涨期权,小交易员迫使做空机构做空一些股票,迫使大型对冲基金集体平仓。仅在过去两周,GME就上涨了1600%。这些购买行为背后有一个共同的意愿,那就是“惩罚富有的基金经理”和“从华尔街银行家手中夺回权力”。

“华尔街割韭菜一开始看起来很搞笑,是一种莫名的快感。但是,当我在朋友圈看到各种评论的时候,我就觉得它变了味,完全成了一个偷换的概念。我很害怕,这是一种投资,不是民粹主义运动。”一位华尔街基金经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窃取概念的“民粹主义起义”

“韭菜”起义的“大泽乡”就是从Reddit论坛开始的。论坛通常有130万左右的用户,但在1月28日,超过460万网民浏览了Reddit。创始人Leksis Chana对此非常自豪。他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开创性的时刻,我不认为我们会回到旧世界。因为论坛的存在,这次起义是互联网的副产品。无论是这个平台还是其他平台,这都是一个新情况。”在Reddit论坛上名为WallStreetBets的股票板块,大量“YOLO”团体聚集在一起,散户投资者起身购买了大量GME股票,这也使得这支应该被华尔街对冲基金做空的垃圾股票从15美元一路飙升,并在美国时间1月28日10: 00达到469美元的峰值。

美国股票散户代表、社会资本公司CEO Chamath Palihapitiya在电视节目中表示支持散户,并给出了以下支持理由:

1)GME股价飙升的原因1)这只股票被机构做空了140%,为什么还能再涨40%?

2)论坛中的很多研究水平与对冲基金相当。为什么不能按照这些研究来买卖?

3)华尔街量化基金(表示复兴)根本不看基本面买卖。为什么不看基本面就不能指责他们?

4)从特斯拉股价的历史来看,所有对冲基金都是错的,所有个人投资者都是对的。为什么对冲基金要比个人投资者更正确?

5)对冲基金只对大投资者开放,不对个人投资者开放。现在个人投资者赚钱不满意,应该限制。为什么?

乍一看,许多人认为他的观点似乎是合理的。这种窃取概念的“民粹主义理论”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越来越广。但1月29日接受《中国商报》采访的海外基金经理都对这一理论表示“极度不适”。

“这显然是在偷换概念,为什么似乎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事实?这显然是一种‘民粹主义运动’。”资深宏观基金经理袁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华尔街割韭菜一开始看起来很搞笑,是一种莫名的快感。但后来在朋友圈看到各种评论,就觉得变了。我非常担心这是一项投资,而不是一场“民粹主义运动”。这种氛围不可能存在。”另一位美国股票基金经理告诉记者。

虽然海外不乏恶意做空者,但这并不否定Chamath Palihapitiya上述言论的正确性。对此,受访基金经理也反驳了他们的言论。

袁说,流通中140%的卖空是由于裸卖空的存在。虽然这个制度被认为是有缺陷的,但是裸卖空可以防止大机构长期控制流通,达到卖空的效果。比如曾经被高度控制的新疆德隆股票,尤其是流动性差、容易被垄断控制的中小股,都是必要的卖空机制,但对裸卖空的比例要有一个限制,否则会成为另一种卖空操纵。

Chamath Palihapitiya提到“论坛里的研究水平几乎和对冲基金持平”,很多交易者说这是“偷换概念”。因为在欧洲,严禁在论坛或亲戚之间互相推荐股票,因为从事投资咨询是违法的。但美国的监管比欧洲宽松,所以在发表研究论文的同时,给香橼、穆德沃特等聒噪的卖空者提前打开空间的机会,无异于“割韭菜”。

“查马斯·帕利哈皮蒂亚和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鼓动GME在社交媒体上做空期权,但它们性质相似,涉嫌操纵。而且期权信息有明确的价格和时间目标,Chamath Palihapitiya也提前反转了位置。就像强盗抢钱捐给慈善机构。那不是违法的吗?”袁羽锡说。

第三种观点似乎得到了最高的支持,那就是Chamath Palihapitiya提到华尔街的量化基金根本不看基本面来买卖,那为什么不看基本面就不能被指责呢?在这方面,该组织认为,还有窃取概念的嫌疑。

“量化基金虽然不做完整的基本面分析,但是会模拟行为金融,也就是模拟器在做价值分析时会考虑的价值因素和成长因素。这本身也是一个基本面分析,但量化分析就不那么详细了。更多的是概率,市场本身是不确定的。”袁表示,大多数量化仍然会考虑基于基本面和历史行为的估值边界,很少会故意将股价推至严重偏离内在价值的价格。而且,大量的量化基金和人工基金同时操作,它们的多头和空头头寸相互制衡,自然起到相互监督的作用,防止像主动逼仓GME那样将价格推向严重泡沫区的行为。

就第四点而言,确实很多华尔街机构都没有想到特斯拉会涨到现在的价格。看来短特斯拉确实不对。“然而特斯拉并没有证明它值得现在的价格,这个价格是基本面、卖空效应和人的情绪驱动的。判断是泡沫还是价格与价值一致需要很长时间。就好像GME不值300美元,但如果触及300美元,是否证明多头估值正确?”袁对说:

关于第五点,即对冲基金不对散户开放,各界人士并不认为这一点有明显的瑕疵,这仍然是历史遗留的法律问题。

“但最搞笑的是,查马斯·帕利哈皮提亚(Chamath Palihapitiya)等大资本家利用制度漏洞发财,现在成了民主和‘暴民’自由的代表。另外,在社交媒体上推荐股票是不合法的,但这些法律原本只适用于美国的金融机构,而忽略了散户。”袁羽锡说。

交易者应该从GME中学到什么?

嘉盛集团分析师马特·韦勒(Matt Weller)告诉记者,就像《悲惨世界》中的法军一样,华尔街在当地时间1月28日上午发起了大规模反击,许多大交易员限制了相关股票的交易,从而消除了让大型对冲基金处于劣势的买入压力。虽然这家零售集团誓言将战斗继续到底,但GME股市自昨日高点下跌70%表明,这场与所谓“华尔街肥猫”的斗争已逐渐平息。

那么,交易者可以从GME学到什么?

马特·韦勒说过,用威廉姆·高德曼的名言来说,“没有人知道一切”。没有人能预测这些股票最近波动的幅度和规模,所以要小心那些声称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人。我们真的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

同时他也表示,个股可能会出现爆发性的涨跌,尤其是一只股票的卖空率很高的时候,个股暴涨暴跌的速度也很快。或许交易者需要重新审视“股票上涨时走楼梯,下跌时坐电梯”的老比喻。在我们目前的环境下,个股往往坐电梯升压电梯。

最终,监管将发挥作用。马特·韦勒(Matt Weller)提到,包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内的监管机构可能会试图通过与那些打出合作卖空最响亮口号的集团打交道来“树立榜样”,尽管起诉和新规定通常需要比预期更长的时间。和往常一样,几乎可以肯定的是,除了所谓的“轻微处罚”,高级基金经理采取的类似行动不会承担其他后果。

“这种闹剧最终会受害于散户。毕竟专业机构是不可能效仿的。”袁告诉记者。

白宫周三表示,拜登的经济团队,包括财政部长耶伦,正在密切关注GME的股价趋势。美国证监会还表示,将加强整体市场监管,并积极监测期权和股票市场的波动性,与其他监管机构合作评估情况,审查受监管实体和金融中介的活动。

有基金经理感叹,群起攻击国会的闹剧刚刚结束,现在又出现了红迪事件。拜登上任的头100天很忙。如果大量的人不再愿意按规则出牌,而是以各种方式嘲讽现有的游戏规则,那就意味着游戏规则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地步。拜登的时间不多了。


以上就是迫使对冲基金的美国“韭菜”背后:窃取概念的“民粹主义起义”产能利用率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永强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