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泰证券股份转让业务部总经理张科良:新三板是“我的理想国度” 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股票资讯

编者按:在过去的2019年,有人认为“这是过去十年最糟糕的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疲软,结构性去杠杆化压力依然存在。a股市场徘徊在3000点...然而,我们也看到了资本市场的巨大改革,注册制度的试验,科技创新委员会的开放,以及重组。上市“放松”,证券法修订通过,“富墨”扩张,呼伦通开放,外资限制放开推进...

我们认为,2019年绝不是“最坏”的起点,也不是“最好”的终点。2020年有无数种可能,而且是最有想象力最伟大的一个。

时代财经邀请中国最具影响力和最活跃的金融机构的高管、投资者和经济学家分享他们对2020年无数巨大可能性的智慧。

以下是张科良对新三板改革的思考和对新三板未来发展的展望。张科良是银泰证券股份转让业务部总经理、《新三板读书俱乐部》创始人、《新三板改变中国》一书的作者,新三板畅销书。

“新三板源于其最初的制度设计,旨在解决a股市场的缺陷,可以说是一场彻底的革命。”新年伊始,银泰证券股份转让业务部总经理张科良在接受时代财经专访时表示,新三板改革注定是一场“长障碍”的“持久战”。在承认、保护和改造既得利益的前提下,必须耐心谨慎地为自己争取发展空间,迂回前进。

关于第一次改革的思考

“在新三板推向全国(2013年)之前,中国a股市场发展了20多年,仍然存在上市公司牌照化和投资者零售化的弊病。我认为这两个问题共同导致了中国的资本市场。‘空头熊’的症结所在。”银泰证券股份转让业务部总经理张科良告诉时代财经。

张科良表示,当时a股市场的改革已经处于两难境地:要打破上市公司的许可,就要放开对IPO的行政管制,实行市场化的注册制度,但这必然会冲击二级市场,担心二级市场。崩盘,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进而引发社会问题;如果控制上市公司数量和新股IPO节奏,使得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无法发挥,那么增加直接融资比例就成了一句空话。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再次使用“双轨制度”这一法宝,在中国资本市场“开创新灶”,进行渐进式改革。

"新三板的制度设计完全是针对a股的缺点."张科良进一步解释说“a股上市是一个带有浓厚行政色彩的批准证书,新三板是市场化的‘类注册制’;a股投资者开户几乎没有门槛,新三板要从一开始就去零售,建立机构投资者市场,所以设定了非常高的进入门槛;a股主要是服务收入利润高的大中型成熟企业和国有企业,新三板主要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

种种迹象表明,这次改革与以往的试发行制度改革有很大不同,张科良也充满信心。但这两年新三板建设停滞不前,迫使他不断反思。“新三板市场的建设是政治正确的,既有经济效益,也有社会效益。为什么很难前进?有什么问题?”

张科良认为,新三板市场是顶层设计和实践试错的结合。没有现成的案例可以参考。“新三板的发展现状和近几年的设计初衷有些差距。这就是修行。探索的必然过程。”

期待第二次改革

2019年10月25日,监管部门宣布全面深化新三板改革。

“新三板全面深化改革,从已经介绍的内容来看,应该是各方达成了共识。可以说已经标志着新三板改革或者说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

张科良认为,经过近七年的试错和艰苦探索,监管当局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充分理解了这个全新的资本市场应该如何发展,并找到了正确的发展路径和方法。

此次全面深化改革提出了一系列具体改革措施,包括降低投资者门槛、推出选择层、实施公开发行和连续竞价交易。

“大家最期待的,绝对是新三板选层的开启。预计时间在2020年6月到7月之间。那一天,将是新三板市场的成人仪式。”

张科良认为,新三板市场不同于a股市场,所以投资逻辑也不同于a股市场。首先,改革后的新三板市场将是一个内部分层、自成体系的市场,不同层次的投资逻辑不同。

“基础层像杂货店,创新层像百货公司,选择层可能是精品店。买东西首先要了解这个市场的性质,然后挑选自己喜欢的产品。”

本次改革还做了相应的制度设计,即转让制度——在选择层稳定运行一段时间后,新三板企业如果符合另外两个交易所(上交所、深交所)的上市条件,可以直接向被转让交易所申请转让,交易所上市委员会根据是否符合上市条件做出决定,无需证监会行政审批。

张科良认为,改革后新三板的安全系数将大大提高,为机构投资者和合格投资者带来巨大机遇。

“我的理想国家”

“能够亲自参与新三板的改革建设,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张科良把自己设定为一个理想主义的实践者,把新三板作为自己的“理想国度”,在新三板中寻找和构建中国资本市场的另一种可能存在。

通过分析新三板的逻辑起点,张科良认为新三板的重要性可以与我国农村承包责任制相提并论。

按照张科良的说法,如果单看资本市场,新三板的改革不亚于当年的股权分置改革,但如果从整个中国的发展来看,新三板的改革可以与农村承包责任制相提并论,这是“三十年来最大的体制改革”。

张科良认为,农村承包责任制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当年中国最大的生产力,即农业和农民的生产力,并引发了一系列后续的制度变革。农村和农业的发展为一系列后续的政治和经济改革奠定了基础,保证了中国30多年的稳定和快速发展。“同样,新三板改革将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中国目前的最大生产力,即中小民营企业的生产力,中小民营企业的蓬勃发展将为后续一系列政治经济改革奠定基础。中国经济还可以再稳定健康发展30年。”

“新三板的改革方案设计已经比较细致成熟。我们的市场参与者向新三板提出的建议和呼吁已充分反映在该计划中。现在只希望2020年能顺利实施。”

展望未来,张科良的美好愿望是新三板成为整个资本市场定价的锚。“因为新三板处于承上启下的核心地位,如果能够通过活跃的二级市场交易在选定的水平上形成合理的估值,是可以修正的。a股公司市盈率的不足和估值过高,未上市民营企业也可以参考相关企业在选定水平的估值,可以重塑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生态,重新定义中国的资产价格。"

2018年底,张科良在新三板年度总结文章中写道:“2018年,新三板不悲不喜,让我们在试错中成长。”2019年,新三板终于在负重多年后松绑,可以轻装上阵了。

2020年,张科良希望新三板能够不忘自己的首创精神,在服务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的道路上永不止步!


以上就是银泰证券股份转让业务部总经理张科良:新三板是“我的理想国度”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永强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