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182股吧」90年探索买基金:从跟风“抄作业”到唤醒理财意识

股票资讯

来源:证券日报

“听说要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分散风险,所以买了几只基金。没想到现在几个篮子里的鸡蛋都碎了。”90后金融从业者薛蛟(化名)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苦笑着说道。

事实上,由于最近的股市波动和回撤,许多90后投资者感觉像薛蛟。去年基金净值增长带来的盈利效应和基金卖得好的火爆场面,吸引了一大批90后群体涌入基金市场。根据去年发布的《中国第二季度家庭财富指数报告》,2020年上半年新增的基础人群中,90后群体超过50%。

“炒股不如择基”是很多90后在选择投资对象时形成的共识。值得注意的是,90后投资者大多是通过朋友和财经博主的推荐购买基金的。经《证券日报》记者调查,发现“金融博主推荐基金”模式风险较大。一些没有专业知识的博主来“科普”基金,甚至美容领域的博主也来“蹭热度”。作为主要受众,90后大多是基金白人,容易相互信任,进行非理性投资,产生亏损风险。

90后,多种方式购买基金

“我大学学的是金融,当时没有什么‘闲钱’来理财,所以只停留在书本上,对基金的概念没有进一步的了解。去年4月,因为工作积累了一些钱,我有了理财的需求。在微博上看到网上名人购买基金‘血赚’的宣传后,他顺势购买了消费和医疗行业的主题基金。”薛蛟告诉《证券日报》,尽管他羡慕网络名人的收入,但他最低的收入预期是超过通货膨胀。

事实上,该基金去年的火热市场和可观的利润吸引了许多新投资者进入市场。在新的投资者中,90后新生代是主要群体,其中不仅有已经工作的90后投资者,还有大量90后学生参与基金投资。

北外中文系研究生张雪婷(化名)就是这种情况。但不像薛蛟,她的投资渠道是她的朋友安利。“疫情爆发以来,零花钱少了,觉得应该学会节俭。朋友一直在投资收益不错的基金,所以在朋友的推荐下买了白酒医疗等主题基金和一些混合型基金。因为和朋友比较熟,所以操作的时候听朋友的,不用担心自己。”张雪婷觉得自己是个佛教徒,一头雾水地进入基金市场,但“赚钱是好事”。

还有很多像薛蛟、张雪婷这样的90后投资者,很多是第一次接触不熟悉的基金市场,期望通过“抄作业”、“朋友安利”等方式,通过投资基金在理财上走得更远。

2020年公募基金的表现并没有辜负新投资者的期望。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从平均业绩来看,2020年,标准股票型基金的收益率将达到54.99%,混合型部分股票型基金的收益率将达到59.57%。许多投资者从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我去年买入的招商局CSI白酒指数(LOF)涨幅最高,达到133%;富国保健行业混A E基金增速也不错。但是,去年没有赎回,一直是听朋友的话捧着。”张雪婷告诉记者。

焦薛刚与张雪婷的长期持有基金不同,他进入基金市场时主要从事短期业务。薛蛟坦言告诉记者,“在前期,由于对市场缺乏了解,他们是在涨幅不错后赎回的。比如去年4月在泰国买的LOF,买了不到一个月就卖了,怕跌。基金持有时间最短的印象,一个星期才卖出去。”通过对薛蛟的采访,记者了解到,她进入基金市场后,前期主要用的是“抄作业”。后来她慢慢开始系统学习基金的知识,开始看基金持仓信息,基金经理过往业绩等。基于此,她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基金,她持有基金的时间越来越长,心态也逐渐平复。

然而,薛蛟和张雪婷等90后投资者在尝到基金收益的“甜头”后,受到了市场的教育。2021年春节假期后,火热的基金市场突然变得“哑”了,基金的“持股”继续调整,导致部分基金业绩大幅回落。有人开玩笑说“从天堂到地狱只有一个假期”。

张雪婷和她的朋友购买的白酒基金今年年初反复波动,春节后净值大幅下跌。“我持有的白酒基金还浮动30%以上,和最高收益相差很大。但是,因为我是‘小白’,所以我很高兴有了增长,也不指望买这个发财。”除了张雪婷持有的白酒主题基金有正回报外,其他基金仍然是绿色的。但是,她说她不会赎回,会继续持有。

薛蛟的情况与张雪婷相似。她声称自己是该基金的高级受害者。她告诉记者,春节过后,她天天看市场,越看越压抑,感觉有点害怕。E基金去年12月买入的蓝筹股精选,在春节前上涨了20%。结果一年过去了,现在浮动利润下降了。“但是,她在赔钱的时候并没有赎回的想法,以为钱总会涨回来。

与薛蛟和张雪婷的操作不同,同样是90后投资者的王潮歌(化名)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他在去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赎回了一些资金。年后第一个交易日,看到市场回撤后,所有基金立即清仓。最近行情不好。我们先看看,时机成熟再考虑进入。”

宝信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雷对《证券日报》记者分析,“除了2020年下半年的整体牛市,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基金持有一个群体。专注于投资“抱团股”的基金通常收入水平比平均水平高得多。春节过后,a股市场处于‘抱团股’的解体过程中,因此去年由于集团而表现出色的网络名人基金净值最大。”

美容博主也来到了科学基金会

在调查过程中,《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一些90后投资者对基金知识仍然知之甚少,有些人选择走金融博主的“捷径”和“抄作业”,而“跟风”成为他们重要的投资方式之一。随着“基金”这个话题成为90后重要的“谈资”,网上出现了更多与基金相关的视频。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在bilibili这个以90后为主的用户群体中,财经频道的播放量超过了3.3亿次。bilibili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投资理财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464%。其中,以“教你理财”、“推荐基金”等为主题的视频播放更为频繁。聚焦短视频领域的颤音,“基金”、“基金管理”等话题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累计播放量超过40亿次。此外,小红书、虎扑等论坛对基金的讨论也呈上升趋势,“分享每日盈亏”成为最常见的话题。

对于互联网平台来说,增加金融内容是好事,但随之而来的风险也不容忽视。因为基金话题的高人气,甚至连之前从未涉足金融领域的美容生活领域的博主也开始跨境分享基金内容。“只要和基金有关,就能吸引粉丝”成了博主的共识。针对这一现象,bilibili的一条评论嘲讽道:“美妆博主都是科学基金出来的,兄弟们可以明确立场。”

一些博主无视基金受欢迎程度的方法极度夸张。《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一些博主的基金视频标题充满诱惑,比如“一天赚5000!教你用手买第一个基金,“教你用手成为小富婆”,“大学生理财赚20万,预测这只是开始”等。,但是点开之后,它的内容质量不高,和标题不匹配,只靠标题吸引人的注意力。

看了很多评论,记者发现基金视频的受众主要有以下几种:一是“抄作业”型,直接问哪个基金好,然后跟风买;第二,缺乏常识。经常问一些百度可以回答的常识性问题,比如问基金的交易时间,基金的A类和C类的区别;第三,盲目崇拜,经常自夸讲课好,有崇拜倾向。对于这种基金,即使博的讲座内容有误,他们也说不准。

思维金融研究所所长姚洋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一些非严肃、非专业的短视频平台所谓专业博主的专业知识推荐,必须慎重对待。很多时候,他们不是真的不好,而是真的不懂,敢说。”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博主有流量后,就开始接收广告,卖金融课程,收会员费加入群,这些都是“只是吃饭”的常规操作。“恰凡”的“推荐基金”视频是否有可信度也值得商榷。比如XX金融这种199元卖的实用投资课程,粉丝近30万,加入会员群要999元,难免会产生“蹭热度”、“割韭菜”的嫌疑。

很难从平台上监管基金视频。目前在bilibili、颤音、小红书等平台搜索“基金”时,会有一个温馨的提醒“投资有风险,理财需谨慎”,但有些平台上基金博主的准入门槛还是很低,甚至为零。比如在bilibili发布基金视频不需要提供资质证明。

“谨慎投资”是每个投资者都应该记住的。基金豆高级分析师孙龙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提出“五不”:不要迷信基金经理、基金历史表现、当前热点、对基金投资收益不切实际的预期、日内交易。孙龙认为“投资者在投资时要有足够的投资逻辑来支撑自己的投资行为,否则很容易陷入‘基金赚钱,自己不赚钱’的怪圈。”

北京理解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郭宇轩告诉《证券日报》,“基金本身应该更加关注长期利益。大量的短期买入和赎回,不仅会稀释长期利润率,还会让基金经理难以维持原本设定的长期战略实力。”

姚洋建议,新市民“不要把太多的钱投入市场,以免影响正常的生活资金储备,也要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不要鼓励“借贷和投资”。杠杆过大,容易导致风险无法控制。坚持‘自由货币投资’原则,尤其是波动较大的股票型基金。”(记者张志伟见习记者张博)

[纠错][负责编辑:李彤]


以上就是600182股吧90年探索买基金:从跟风“抄作业”到唤醒理财意识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永强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