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化工股吧」圣中街上演连环危机

股票资讯

《经济观察报》记者叶的离奇事件正在中街(深市:002021)上演。

成立于1994年的ST中捷是中捷资源,主要从事缝纫机、缝纫机配件、缝纫机铸件和工程机械配件的制造和销售。

1月15日,ST中捷宣布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然而,该公司声称,它没有收到法院发出的任何法律文件,通知该公司的资产已经保存。经与银行确认,告知公司账户冻结执行法院为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金额为49.21亿元。1月19日,深交所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检查是否有其他被冻结资产。

违反这封信的行为受到了惩罚

在宣布冻结前不久,公司还收到了证监会提前下发的《行政处罚通知》。

该通知披露了违反圣中捷前三封信和批文的行为。

2015年11月26日,中捷资源全资子公司上海盛杰与东宁华信在合同中约定:“(上海盛杰支付东宁华信)增资首付3亿元,投资30亿元”。该合同盖有上海盛杰公司的印章和中捷资源董事长马建成的签名。

2015年12月23日,双方在协议中再次约定,上海盛杰以1亿元人民币收购东宁华信股权,并向东宁华信增资1.71亿元人民币,共计2.71亿元人民币,占中捷资源2014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8.95%。但直到2018年5月8日,中捷资源才通过公告披露其控股子公司的重大投资事项。

中捷资源也未能及时披露控股股东股权正等待法院冻结。2018年3月30日,中捷资源控股股东中捷周桓持有的中捷资源股份被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冻结,占中捷资源总股本的17.45%。2018年4月,上述股份被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但中捷资源直到2018年6月才公开披露此事。

此外,中捷资源于2015年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计划》,计划募集资金不超过81.9亿元,其中15.8亿元用于收购江西金元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金元”)95.83%的股权。这一举动被中捷解读为进入农产品领域,培育新的增长点。但仅仅两年后,即2017年,江西金源宣布破产,但中捷并未披露破产事实,仅于2018年3月8日宣布终止非公开发行股票。

对于上述情况,证监会拟对中捷资源处以30万元罚款;对马建成处以5万元罚款;郑、、、王端被罚款3万元。

虽然德龙老部门在2019年下半年逐渐退出圣中街,但根据上述具体情况,案件调查和行政处罚都指向德龙老部门主管圣中街和当时管理的时期。其中,马建成时任中捷董事长,周海涛时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王端时任董事兼副总经理。

“罗生门”保证

除了违规函,2020年ST中捷还陷入了涉及25亿担保的“罗生门”事件。

2020年11月6日,圣中杰宣布,由于胡阿祥投资违约,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要求圣中杰及其他签署差额补充协议的关联方承担超过25亿元的债务。但中捷声称,经公司核实,公司档案中没有“差额补充协议”,公司董事会或股东会也没有考虑提供差额补充的相关建议。

此外,根据中捷对深交所的后续关注函公告,发现公司内部管理人员如股东、董事等与债务人胡阿祥投资无关。

根据中捷的公告,2017年6月27日,郭彤信托成立了25亿元人民币的贷款信托,由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出资。随后,郭彤信托于2017年6月28日和8月3日向胡阿祥投资发放了15亿元和10亿元贷款。广州农商银行表示,在信托成立当天,st中捷等关联方与其签订了《差额补充协议》,其中规定,当广州农商银行未能按时足额收到本金或收益时,签约方应承担补足差额的义务。

2020年4月14日,郭彤信托终止上述信托的受托责任,将债权债务关系转移给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截至目前,胡阿祥投资尚未支付任何到期债务,广州农商银行宣布所有贷款提前到期,并要求补差协议签字人承担相关债务,但中捷否认了该补差协议。

2020年12月,ST Deao也披露了类似的公告。公告称,广州农商银行发出的通知信中指出,ST德奥与另外两家单位共同与广州农商银行签订了“差额补充协议”,但经核实,ST德奥还表示,公司并未看到“差额补充协议”等信息。

公告还透露,2020年12月2日,ST德奥前往广州农商银行总部洽谈,但广州农商银行拒绝提供贷款、担保、余额补充等相关协议。

数据显示,该事件的债务人胡阿祥投资自2019年1月以来已卷入多起诉讼。2020年3月,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也提起诉讼,要求胡阿祥公司承担1.35亿元债务。

事实上,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本身就一直处于困境之中。2020年4月,证监会相关警示函指出,广州农商银行在申请IPO和上市过程中存在部分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不足、部分违约债券核算不一致等诸多问题。

2020年9月,李放金刚辞去广州农村商业银行非执行董事职务。2020年10月,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行为,被广州市纪委监察委员会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这次事件中,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差额补协议”涉及的圣中街和圣德奥与新疆德隆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14年,中捷资源核心高管换血,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建成;刘长贵,董事、内部审计机构负责人;导演郭海涛被称为“德龙”。ST Deao第二大股东北京吴彤翔宇投资有限公司也被认为是一家有“德隆部”背景的公司。

但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相关事实仍无定论,最近ST中捷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49亿元。虽然无法判断两者是否有关联,但事件的不确定性又增加了。

由于中捷否认存在补差协议,胡阿祥投资是如何在完成流程后获得25亿人民币贷款的?这是否意味着ST中捷对外担保存在缺陷?而对于这个案子,ST中捷为什么不报案?针对上述问题,记者多次致电ST中捷,发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主营业务和多元化之间的摇摆

关于圣中捷这些年的业务发展,市场评论大多认为德龙老部门进入中捷后,采用了德龙部门常用的资本运营方式。但是最后很多操作都以失败告终。

该报称,2015-2018年期间,圣中捷频繁跨境,战略押注农产品生产、木材加工、B2B电商、跨境出口电商。

2015年中捷资源发布募集81.9亿元的计划,甚至超过了当时65亿元的总市值。该公司表示,募集资金拟用于收购江西金元和兴邦资源股份,建设江西铜鼓野生采集有机加工项目、云南金元有机果蔬加工项目、亚马逊林浆一体化项目。

公司给出的解释是,现有主营业务市场竞争加剧,产品销售价格和盈利能力下降,公司积极开拓新的业务领域。通过此次融资项目的实施,公司将进入有机农产品生产和深加工的资源产业、木浆制造业、木材加工业等。然而,2017年江西金源破产。

2018年底,中捷资源披露,拟收购跨境出口电商企业广州邦谷科技有限公司,将有助于公司转型为互联网零售行业。八天后,收购失败。

自2015年以来,ST中捷的非净利润一直为负。2015-2019年,ST中捷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非净利润分别为-3.25亿元、-1.41亿元、-9537万元、-3亿元和-1.95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扣除的非净利润为-2626万元。

另一方面,另一家专门从事缝制机械的a股上市公司Jack股份有限公司(SH: 603337),2015年至2019年分别扣除1.59亿元、2.09亿元、3.1亿元、4.41亿元、2.79亿元。

绍兴一家大型纺织厂的厂长告诉记者,中捷和杰克都是知名的老品牌缝纫机,但杰克的缝纫机在他们的工厂里应用广泛。相比之下,杰克的缝纫机更先进,宣传也更好。

华安证券研究报告引用中国缝制机械协会跟踪的100家整机企业统计数据显示,2016-2018年100家整机企业主要收入分别为153.2亿元、197.67亿元和208.17亿元,呈上升趋势,2019年下降至197.3亿元。

华安证券研究认为,工业缝纫机行业在4年内完成了一个完整的周期,2年上升,2年下降。2018年上半年到2020年上半年是行业下行周期。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全球经济遭受挫折。上半年产品滞销,出口受阻。预计疫情将加速行业触底,缩短行业下行周期。华安证券判断,缝制设备行业将在2021年初出现上行拐点。

圣中捷似乎在专注于主营业务本身。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答投资者提问时,ST中捷多次表示,公司将加大优势资源支持和投资主营业务,充分发挥主营业务的比较优势,努力形成新时期中捷主营业务的竞争力。

但令人不解的是,跨境似乎并没有停止。2020年8月,中捷宣布向全资子公司玉环须贺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增资4500万元。ST中杰表示,公司计划开展大宗商品等贸易业务,尽可能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2020年4月,ST中捷宣布旗下子公司将成立铸造机械子公司,同时指出要拓展业务方向,培育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至于上述业务发展的具体方向以及上述风险公司将如何应对,本报已向ST中捷发出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以上就是江南化工股吧圣中街上演连环危机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永强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