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非法放贷”?外贸信托黄金消费业务陷入困境 老法师看盘

股票资讯

外贸信托最近因为涉嫌“非法放贷”而陷入舆论漩涡。

7月22日,外贸信托作出紧急回应,称各类贷款业务,包括个人贷款业务,都是在监管部门的直接监督和指导下,依法合规开展的,不存在未经授权或非法放贷的情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误会还是真的?

外贸信托应急响应

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项执行裁定显示,在执行过程中,发现自2018年以来,本院共发生142起针对不同标的的民事借款合同纠纷案件。

2020年5月28日,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通知申请执行人对外贸易信托,要求其在接到通知后五日内提交公司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的相关金融许可手续。

法院认为,外贸信托经常以营利为目的向社会不明对象贷款,未能证明其已获得相关部门的财务许可。不支持未经法律批准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放贷的金融活动,驳回外贸信托的执行请求。

7月22日,外贸信托在其官方微信号上发布了一份关于媒体报道“外贸信托涉嫌‘非法放贷’”的声明,称其于1987年经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取得金融牌照,并被授予包括“贷款”在内的经营权限。多年来,各类贷款业务,包括个人贷款业务,都是在监管部门的直接监督和指导下,依法合规开展的,不存在未经授权或非法放贷的情况。

至于最近有报道称法院驳回了该公司的执行申请,外贸信托表示正在对相关裁决进行司法救济程序,向法院提出异议,并积极与法院沟通,进一步提供相关事实和材料。

外贸信托还表示,今后将一如既往地坚持实现“财务稳健社会”的企业宗旨,依法经营,稳步发展,与同行一道,为促进信托文化的普及和重塑行业形象做出贡献。

据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介绍,业内对上述裁定的争议主要在于法院认为信托公司不具备“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的资格。但对贷款对象没有具体的监管要求,只要持有相关金融牌照就可以发放贷款。

记者了解到,自2009年《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公布以来,消费金融发展已进入第11年。信托公司多年来一直在探索消费金融信托业务,组织模式也逐渐成型。

据《国际金融新闻》记者统计,截至2019年底,超过一半的信托公司参与了消费金融业务。

公安机关没有立案

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10日,周因资金周转向外贸信托借款52万元,贷款期限60个月,总利息39万元,这是一起外贸信托涉嫌“例行贷款”的广泛传播案件。周以其在广东省中山市的房产抵押贷款,抵押期限为5年。

根据判决文书网的信息,在抵押合同签订当天,外贸信托要求周与其关系人罗签订委托合同,约定原告授权罗向抵押房屋出售并收取款项,否则周不会借款。本案中,周签订了委托合同,并对委托合同进行了公证。但外贸信托实际发放的贷款只有46万。

后来,周推迟了利息的偿还。2017年4月10日,罗在周不知情的情况下,以55万元的价格出售了抵押房产。2017年4月21日,罗发出向周出售该房屋的通知。直到2017年12月28日,周到中山市房产局查询,外贸信托和罗已将抵押房产出售。

对此,周认为,2017年4月10日,该房产价值已达110万元,罗仅以55万元取得抵押房产,明显低于市场价值,明显不构成善意取得。

某中型信托公司合规部人员陈凯(化名)告诉记者,上述案例是黄金消费业务中常见的“按揭贷款”,很多信托公司都在做相关业务,因为“按揭贷款”对风险控制更有信心,一旦发生逾期还款,处理抵押房产的过程中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2018)第7288号民事裁定显示,法院认定被告人罗某、对外贸易信托涉嫌以“例行贷款”方式进行诈骗,应当决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犯罪的线索和材料移送公安机关调查。

广东蓝道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钟指出,法院在此过程中只是进行了正式审查,外贸信托和罗某只是“涉嫌”通过例行贷款的方式进行诈骗。该案没有经过必要的刑事调查、审查和起诉、审判等程序。,不能直接认定为犯罪。原告目前所主张的事实并不一定构成日常贷款诈骗。

一位与外贸信托关系密切的人士向《国际金融新闻》记者透露,本案背后的情况是,法院移送公安机关后,经公安机关审查未立案。

信托付款进展如何

从外贸信托本身来看,其黄金消费业务在整个信托行业排名靠前,与云南信托、渤海信托、AVIC信托并称为“四大黄金消费信托”。记者了解到,一些信托公司此前已从外贸信托公司“获悉”黄金消费业务。

在行业层面,第一家信托公司——淘金记公司,去年开业。今年上半年也有消息说西藏信托要投资成立淘金记公司。

但有分析师指出,今年以来,在金融信托中,消费类金融产品相对受到疫情影响。此外,此次爆发强化了各类消费金融会展业的优劣势,消费金融行业淘汰进程提前。

那么,信托公司的淘金业务是怎么做的呢?可持续吗?

华北某大型信托公司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布局较早、投资较多的黄金消费业务信托公司,目前在制度和服务方面完全有能力承受相关压力测试。其实对于这项业务,信托公司一直认为自己在系统、客户、服务方面处于劣势,所以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去做。

部分信托从业人员也向记者承认,信托公司作为正规持牌金融机构的成员,受银监会监管,不得进行暴力催收。但在参与淘金潮业务的过程中,需要与相关机构配合,信托公司的行为是否完全合规是不可控的。

据了解,少数信托公司在黄金消费业务中选择直接联系到C客户,包括搭建内部系统和客服平台。“黄金消费客户与传统的信托客户有很大的不同。这几年一直没有套路。看多了就不会那么害怕了。总的来说,这项业务的风险控制做得很好。”陈凯说。

上述来自大型信托公司的人士指出,虽然有些法律风险是由信托公司的合作机构违法违规造成的,但在正常情况下,信托公司不会直接承担法律责任,但会影响消费金融信托业务的稳定发展。

为了防范消费贷款业务的操作风险,有业内人士建议,信托公司应谨慎选择合作机构,进行信用审查,加强风险管控能力,为征信公司和第三方支付公司配备相应的业务管理系统,有效识别客户违约信息。

关于后续信托公司参与黄金消费业务的趋势,功能信托分析师廖向《国际金融报》表示,在金融信托中,证券投资产品有足够的空间承载大量资金,未来将有更多信托公司部署此类产品。但是短期内很难有大的进步。


以上就是涉嫌“非法放贷”?外贸信托黄金消费业务陷入困境老法师看盘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永强股票网其他的资讯!